您的位置: 首页 >  雍布拉岗 >  正文内容

视点是什么意思 [视点] - 心得体会范文 - -

来源:不以六律网    时间:2019-06-17




  官员行为底线比个性更重要   近些年,越来越多极富个性色彩的政坛官员进入人们的视线。他们鲜明的施政风格,雷厉风行的作为,标示不一样的政治风气,大多受到赞赏和好评。
  官员有个性让人欣赏,但什么是个性,怎样看待官员个性,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们声张这样一个常识:对于政治权力的拥有者来说,个性应在底线之上,以不突破底线为前提。在出事官员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官员都有个性,起沉疴、下猛药、使铁腕,作风强烈,特点鲜明,但前后一对照,不是那么回事。这样的个性官员所赢得的美誉在人们心里的保质期很短,甚至还有很大反作用,不信任的社会心理因此不断累积。
  恪守权力边界,依权力授受范围规范行事,这是基本政治要求,也是官员在现代政治中的底线。现在的官员比过去有了更多露脸和表达的机会。从敢说话到敢说狠话、敢说真话,让一批官员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其实,讲狠话与真话是不一样的,狠话是个性,而真话是底线。狠话可以表现为立场鲜明,仗义执言,敢做敢当,或者显得敢于触犯部门和局部既得利益,关注民生,为人民利益振臂高呼,更有甚者,显示出敢于揭露敏感问题,把官位和乌纱置之度外,但这些是否是真实,人们无从判断,临时的欢呼雀跃可以得到,但能否被置于历史的长河,为人民检视,这需要更加开阔的场景。
  从心态上讲,我们希望官员并不都被装在一个模具之内,千人一面,千篇一律,这不是现代政治应有的风气,官员身上要有更多作为“人”的情感、性格和精神状态的展现。守住底线,再来谈官员的个性,让“超常规治吏”成为制度变革起作用下的个性释放,更显重要。(肖擎)
  (摘自9月22日《长江日报》
  
  权力“余热”该冷却了……
  离职官员利用权力的“余热”与民争利,一直令公众不满。现在上海市终于要说“不”了。
  据报道,上海市拟规定公务员退休或辞职后,副处级以上干部在离职3年内,其他公务员在离职两年内,不得到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或者社会中介机构等营利性组织任职,不得从事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羊癫疯治疗动或其他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活动。
  因为退休官员占地盘,上海市曾经为之蒙羞。2007年,媒体披露“上海市土地食物链黑幕”称,一些主管房地产部门的高官,退休后纷纷担任与房地产相关的行业协会或学会的负责人,为房地产商打通土地审批的各个环节,严重扰乱了房地产市场的秩序,无形中成了腐蚀政府官员的催化剂。此消息一出,天下哗然,千夫所指。
  官员长期手握公权,积攒了广泛的人脉资源,一旦释放到市场中去,立刻兑换真金白银,没有背景的普通商人哪里比得了?
  离职官员们的生意经,提高了行贿受贿的效率,破坏了公平竞争,严重恶化了社会风气。而且,有了“前人”的榜样,在职官员也会打起小算盘:“等我退位,也得弄个企业干,一年赚它个百十万,那么,我就不能得罪人,该管的不管为妙,该罚的不罚为好,跟上下级保持好关系,跟企业老板广结善缘,先给自己铺条退路……”如此这般,私心大盛,谁还为公?
  现在,全社会已日益形成共识,不能再让权力“发挥余热”。今年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针对离职官员的职务犯罪问题,就专门制订了一条新的法律条文,可见力度之大。从这个角度看,上海市拟制定的新规,也是在保护离职官员,让他们耐心等到“人走茶凉”,再冲上前去“发挥余热”,而不至于走上歪路。(硕人)
  (摘自9月11日《钱江晚报》)
  
  为什么如此痴迷实名制?
  垃圾短信、诈骗短信、骚扰短信如人人喊打的过街之鼠,隔段时间对它们的声讨就会提上公共议程,专家每次提出的办法都只有一个实名制。
  专家和官员似乎对实名制有一种近乎成癖的依赖,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哪里管理遇到麻烦,何处难以监管,他们都会首先想到实名制。为什么如此痴迷这个制度?因为实名制满足了他们某种“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透明管理想象:大家都是实名,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管理起来就会非常方便,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一查实名就可以查到源头。其实,实名带来的管理方便仅仅是一种逻辑上的想象,现实远比想象复杂得多:造假技术的登峰造极,可以轻易突破实中药可以治好癫痫吗名的限制;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骗子总能很容易地找到化解实名监管的方法;而如何处置过去那许多非实名的手机号,也是大麻烦。
  即使实名制能在某种程度上遏制各类诈骗短信,能根除垃圾短信之恶,但公共管理不能为了追逐某个单一目标而放弃对其他更重要价值的关注,不能为了遏制诈骗短信而要公众放弃更珍贵的通讯自由、更重要的个人隐私。公众的追求是多元的,他们厌恶诈骗短信和垃圾短信,但他们同样厌恶个人隐私和自由权利被侵犯――而手机实名制则隐藏着这样的风险。
  许多社会问题无法“治本”。在治理目标的设置上,只能认识到人类理性的有限和权力效力的有限,只能诉诸控制其危害、减少其不良影响,尽可能地将危害控制在最小程度,谦恭地去控制负面影响,而不是自负能根治、能从源头上终结。诈骗短信也许正是这样一种东西,手机这种现代通讯文明的产物可能包含着这种固有的风险,正像汽车的便捷与车祸的风险是相伴随的,只能去控制风险,却很难根治――“根治”将会连文明一起被拔根而起。(曹林)
  (摘自9月17日《中国青年报》)
  
  “快女”是政府推销的新名片么
  四川省渠县女孩黄英夺得了“快乐女声”季军。一夜成名之后,渠县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黄英身上“自信自立不服输”的特质,与渠县正鼎力提携的“敢想敢干、敢拼敢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不谋而合”,有了这个基点,渠县已开始认真思考借势推进渠县城市营销的课题。
  并不的渠县,曾被人戏称为“稀饭县”,经济上的窘境可想而知。如今,“快女”黄英一鸣惊人,渠县似乎也看到了打造形象、提升名气、拉动地方经济的大好机会。
  通过效应提升城市名气,进而拉动地方经济发展的目标,恐怕也不是当事者的一厢情愿就能达成的。诚然,一个地方的高知名度有利于促成招商引资、产品销售、旅游消费等,但地方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各种因素远不是一个“知名度”就可以涵盖的。
  此外,政府部门的推介活动也是要花成本的,尤其对贫困地区的政府部门而言,可支配的财政资金更为有限,往往是甘肃治疗癫痫的医院左支右绌,勉强维持个“吃饭财政”的局面。在此情况下,财政资金的运用就更要慎之又慎,保证“好钢用在刀刃上”,以便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其实,渠县利用“快女”进行的推介活动,就是早些年前就盛行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一种形式而已。多年来,诸多事例已经一再显示,这样的政策设计初衷很好,但一旦实行起来,往往又是“搭台”花钱不少,“经济”的戏却没有唱好。有些时候,“搭台唱戏”甚至成了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所以,“快女”的人气再高,相关地方和部门也不要一味只打“如意算盘”,而要多做一些可行性分析,多做一些成本利益的权衡。(钟一苇)
  (摘自9月8日《光明日报》)
  
  一片落叶不会推倒纸媒的多米诺骨牌
  中央级新闻媒体《中华新闻报》因“严重资不抵债”而倒闭,并不是特别令人吃惊的事,这恰恰反映了媒体经营观念的深刻转变。主办不再无条件为报社“输血”了,有关机构也不再不计成本地养着媒体了。媒体向市场寻找自身价值和定位,正在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大方向。
  类似《中华新闻报》这种处境的媒体,也经常会做一些市场化的努力。据了解,《中华新闻报》一度办过很多专题专刊,其模式就是密集报道一些企业或单位,同时这些企业单位以各种方式支付一定费用。但是,让新闻报道人员承担盈利任务,这其中的风险是可想而知的。把新闻版面以变相的方式卖给企业单位,实际上也意味着自身价值的丧失。有的报纸经营人员利用社会上少数人害怕曝光的,到处寻找负面题材,以此为要挟索取钱财,也败坏了新闻从业者的名声,导致新闻媒体美誉度的下降。对这样的媒体,如果仅仅以职业道德去规范,而不以市场的力量去淘汰,最终只会让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更加恶化。
  但不能就此推断《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推倒了中国纸媒的多米诺骨牌。情况可能恰好相反。少数缺乏品牌价值和经营能力的报纸退出市场,有可能实现行业的净化,另一些实力较强、经营规范、更具媒体价值和社会公信力的报纸将赢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这实际上是一个资源重新配置的过程。
  当然,不可全国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否认的是,报纸等传统媒体也面临着媒体的冲击和挑战。传统媒体如何推出更加快捷的新闻,如何寻找新的传播媒介和赢利模式,将是优胜劣汰的关键。但是,传统媒体与互联网的结合并不意味着自身的消亡,那可能只是一个华丽的转身而已。(蔡方华)
  (摘自9月22日《北京报》)
  
  变异的月饼与传统文化的没落
  随着中国商品浪潮的汹涌和人情社会的变异,月饼文化也由往昔纯粹的民族文化嬗变为打通人情关系网的礼品文化。月饼,已经不再具有往日清醇的味道。
  月饼首先是一种节日符号和感情寄托物,其次才是一种美食。现在我们谈到月饼,意念中却常常把它和价格不菲的奢侈品联系起来。现在比较怪异的地方在于:人们买月饼首先是考虑作为礼品,这种普通食品掺杂了面子文化后变成了贵重礼物,月饼的概念和功能已经完全被颠覆。黄金月饼、纯银月饼不断露面,普通的月饼添加鲍鱼、鱼翅等名贵馅料,过度浮夸的豪华包装蔚然成风。
  这些豪华包装产生了大量的不可降解的塑料包装垃圾和纸制包装垃圾,在浪费资源的同时加剧了环境污染。同时豪华包装的商品往往被企图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超高利益的商业环节所利用,助长了送礼甚至行贿之风。
  月饼的商业价值被商家进行了过度挖掘,而月饼的文化价值及其食品本质必然被忽略掉,成为买椟还珠的现代翻版。不管人们的口味怎么变,月饼都应该被作为美食出现,这是月饼存在的本原。假如月饼只能看只能送人们却不爱吃,这样的月饼不仅背离了它的食品属性,而且背离了它所代表的文化本义。比如,的月饼大多是高糖、高脂肪、高热量的食品,完全不符合现代社会人们的需要,可商家并没有研究消费者的饮食习惯、口味的变化,而是把心思完全花在给月饼“镀金”上,长此以往,月饼作为中秋美食的名头恐怕就岌岌可危了。
  明月还是那个明月,月饼已不再是那个月饼,不知道这是月饼的悲哀,还是风行送礼造成的传统没落的悲哀,我们期望看到月饼文化能早日回归其本义。(王巍)
  (摘自9月11日《燕赵晚报》)

© zw.iwyxs.com  不以六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