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骨格不凡 >  正文内容

爱上混蛋

来源:不以六律网    时间:2019-09-23




   爱上混蛋

  她是个混蛋,我却爱着她这个混蛋。

  她是个混蛋,十足的混蛋。别人都这样评价她,当然,一开始我也如此,只不过,那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然而,更混蛋的是我们俩竟莫名其妙地成了同桌。这似乎难以想象,会如此安排,把全班最外向的女生和最内向的男生编调在一起。那段,我恨透了班主任,给了我一个比男生还厌烦的女同桌。一开始,我对她并无好感,反而恶感多多。因为她的行为根本无法让一个正常的男生去接受,何谈理解。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童话,童话中的人物,总是那么。对我而言,渴望的是诗意一般柔和的公主,像丁香一样,地绽放,散发出一丝丝的清香,在爱的国度里我与她一起感受弥漫在空气中的芬芳。

  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我总能嗅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烟草味,尽管我已坐到凳子的边缘,扑面而来的酒精味还是会让我愈发不爽。对我而言,烟酒毫无爱好,理所当然不知道她所消费的档次,不过从她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不差。上课的时候,她总会莫名的睡觉,任凭老师气得跺脚咬牙大叫。

   她睡觉,不找她谈话,反而是我,作为她的同桌,竟莫名的被班主任叫去谈话,了解关于她的一切。对她,我无从知晓,脑海里一片茫然,老师训了我一番,说我是不称职的同桌。

  不称职的同桌,我呆了。同桌,同桌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互相帮助、互相关心,还是我行我素、不相往来。依稀记得的我,总爱和同桌嬉戏打闹,但课桌上还是留下了那淡淡的、笔直的三八线。而此刻,我却变得如此不尽人意了,是什么改变了我?是时间冲淡了的纯真还是岁月磨平了我的良知。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混蛋,一个见死不救的混蛋,十足的混蛋。

  坐在教室里,透过窗户,望着漫天飞舞的尘埃,着阳光的洗礼。不一会儿,她来了并坐在我的旁边,我们之间,第一次我主动开口,介绍了自己并询问她的名字,她告诉了我,还留下了电话。当我听到她的名字时,我惊呆了,一个如此混蛋的武汉癫痫病医院好吗,这样治效果好人竟有着一个如诗般的名字,那一刻,我被她的名字所吸引,对她的偏见也消散了许多。

  考试对她来说,毫无威胁可言。她依旧那样,如往常一般,安静地伏在桌子上。只不过那一天,我轻轻地触碰了她一下,让她从睡梦中醒来,完成那份答卷。当然,我知道,这对她而言根本不可能,因为她从未听过任何一节课。如我所愿,她醒了,狠狠瞪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我也,只好埋头做自己的。等到交卷的时候,她才醒来,然后起座。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想着那一句“不称职的同桌”,我突然有了一点点的负罪感。

  发试卷的那一天,她依旧那样,低头不语,不过,当老师念到她的名字时,她才如梦初醒,有些惊讶,看了我几眼,然后姗姗走上讲台,领取试卷。她的分数,我知道,不过老师并没有念出来。当着全班的面老师表扬了她,说她端正了许多。那一瞬间,我发现她脸颊上有淡淡的颜色,如粉面桃花却别样通红。她拿着试卷回到了座位上,对我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不语,我没有说什么,却到脸上仿佛被火烤了一番。那堂课,她没有睡觉,倒是我,什么也没有学到,但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相处的很融洽。在我看来,她也许会因此而学习,哪怕上课不睡觉也行。她偶尔也问我一些问题,不过那些问题很复杂,却与学习毫无关联。有时候,我也会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总是些关于的问题让我无言以对,因为,我不曾思考过人生。

  那段时间里,她不再睡觉,我却误以为她在学习。可谁曾想,那日,我不经意地翻看她桌前的书堆才发现,原来她是在看小说,并未在学习,也许,这是她误认为的知识吧。我对她的行为越来越不解,不过也总算理解人们说她是一个混蛋的原因了,这样看来,她的确是一个混蛋,十足的混蛋。

  浑浑噩噩的岁月不容挥霍,转眼间,她在小说与烟味中已度过了一年之久,我们的同桌情缘也持续了一年之久。这一年来,我跟她的言语少的可怜毫不夸张地说用半张纸来记录都绰绰有余。

   新的一年里,老师依然把我们安排在一武汉儿童癫痫病医院起,依旧是原来的位置,不变的教室。我也未曾发生过任何的改变。成绩也还过意的去,而她,成绩却一塌糊涂,不能用差来形容,但她却能坦然处之,每天还是那么无忧无虑,怡然自得,整日整夜沉浸于辐射之中,享用着21世纪人类的高科技产品。

  老师再次找到了我,还是关于她。通过一年的相处,我只知道她的名字,美妙而。其它的就都不太了解。老师并未训我,而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以为你能胜任,原来是我近视,难怪会戴眼镜。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对我而言,没有,只有耻辱,失败只是更大的耻辱。那一刻,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要改变她,要洗掉那耻辱。

   回到了教室,我了一下午,晚上,一直在思考,彻夜未眠。刚刚合上眼便被叫醒去上课。坐在座位上,我微微地挪动了一下我的手,把她的小说书收了起来。待她来时,也许没发现书的去处,便拿出手机来玩。我气不打一处出,不知是还是脑子短了路,我把她手机给拖了过来,我以为这样她就会听课,后来,我才知道,是我太天真了。她一把抢回了手机,然后恶狠狠地把它摔在地上,啪的一声,我才回过神来,望着她气冲冲的背影,我才知道我真的错了。同学们直勾勾地看着我,传来不解的,我的脸开始发烫。蹲下身子,拾起那残缺的零件,一点一点地放在手里,放在心里。眼里夹杂着泪珠,强忍着被我给逼了回去。那个早上,我旁边空荡荡的,一个人孤零零地伏在桌子上,没有了往日的笑意。

  本以为我们的同桌情谊从此便走到了尽头,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未“弃”我而去,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那个下午,阳光不浮不躁,我把那重组的残缺的手机放在了她的座位前,附带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对不起,让你如此生气,摔坏了你的手机,我深感抱歉,你能原谅我的冲动;你还能坐回我的身边,我感到很高兴,早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没有你在身边,心里一片死寂,如今,你回来了,我那颗孤寂的心又开始跳动,此刻,我才感觉到同桌是一件的事;希望你能原谅我,原谅我的过去,让我们武汉治疗癫痫病初选哪家医院一起认真面对接下来的日子。

  她并未触摸那块残缺,我也不敢多言一句。焦急地着放学,倍受煎熬。放学后,等待着你背影的离去后。我方才仔细端详她是否带走那块残缺。在的眼神中我看到了那块残缺,心凉了一半截,“她始终未原谅我”,心里虽这样想着,可还是心有不甘,继续寻着。

  终于,我笑了,笑的那么轻松,笑的那么愉快。当我打开那张代替了原先我写的那张小纸条时,几行小字映入我的眼帘: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可惜我并不需要,对于学习,请不用再多言,我不想学;至于同桌,可能是你看的太重,而我,丝毫没有感觉;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跟你不一样;谢谢你。整整齐齐的字,让人赏心悦目,令人心旷神怡。

  我陷入了沉思中,我不明白她的所作所为,但我依然我能改变她,她这样做,一定有原因,或许是,或许是其它。我没有她,我开始学着慢慢地去感化她,我要让她明白,她的所做所为根本毫无意义。我不知道我这样做的目的,但我还是不折不扣地做了下去。

  每当她睡觉时,我就会不停地在一旁弄出一些声响,让她无法小憩;每当她看小说,我便会把她的书给抢夺过来,而对于手机,我则是小心翼翼地夺过来,待放学后再双手奉还……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她似乎了,并未反感我的所作所为,反而是将头望向黑板,专注的神情,灿烂的,不觉有些心动。心里暗暗思索着:也许她不那么混蛋,我对她也会有那么一丝丝情愫。

  时间老人终于敲响了高考的旋律,我们还是同桌,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不曾学习,只是一味地盯着黑板。高三的时光,老师也变得格外有趣,总爱拿高考说事,用许多落榜的事例来鼓励我们学习。然而她却依然不为之动容。

  我有些心动了,同桌两年,难免会有异样的感觉。

  高三很紧张,但紧张的氛围中也弥漫着愉快的笑声。我与她的交集也变得多了起来。

  一天,她来到教室,不曾与我打招呼就坐了下来,很不高兴的样子。望着她那红肿的眼帘,我竟有些,她哭了,什么原因?抽搐吐白沫怎么办

  我轻声地询问“你怎么了?”

  她什么也没说,把头埋在了无尽的柔发之中,我想继续问下去,却也不敢再言语。那刻的我,突然发现对她的感觉愈加浓烈。知道她在哭泣,我心如刀割,痛不欲生。心中有了莫名的冲动,我想把她搂在怀里,给她一个的臂膀而不是那冰凉的桌椅,用我的温暖来抚慰她那受伤的。

  我始终不敢那样做,仅仅是用手轻轻拍打她那柔软的后背,轻声说道“不要再伤心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守护,不再让你受任何的。”不知道我哪来的说了这些话,我只是一个内向的人而已。

  她哭得愈加难过,猛然扑进我的怀里,我有些不知所措,生硬地把她抱住。她哭着说“我爸妈真的了。”

  我明白了,原来是家庭的原因让她变得看起来很混蛋。

  我把她搂得更紧,就像搂着自己心爱的东西,不让别人从我手中夺走,我安慰着她“别怕,还有我。”

  我抱着她出了教室,同学们投来异样的眼光,我没有理睬,也无心去理睬。

  那一天,我们逃课了,躲在酒吧里,我看着她喝酒,听着她诉说。那一刻,我才明白她是一个多么的人,她独自一人承受了太多的。那一刻,我心中所有的念想就是要一辈子守护着她,不再让她再受一丝的伤害。

  我们俩在酒吧待了一夜,当我被人推醒时,我的对面没有了人,她不知去了哪?

  我想,她一定是回家去了。我也回到了学校,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到来,我要向她。

  世间过得很慢,我没等到她的出现,等来的却是班主任的口头通知,说她转学了,不会再回来了。

  我彻底懵了,没想到昨晚的第一次相聚却成了今生最后的诀别。

  从那以后,她就像断了线的风筝,逃出了我的世界,再也拉不回来,也再也不能相见。

  现在,我还是一个人坐,我知道,她并没有离开,因为我闻到了旁边有淡淡的酒精烟草味……

© zw.iwyxs.com  不以六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