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刘二当衣 >  正文内容

他的出现,打乱了我平静的生活_故事

来源:不以六律网    时间:2020-10-16




  “哎。”李梅在自己父母墓前放下一束花朵,刚站起身走了几步路,就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道叹声。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出现在自己刚站着的位置。

  李梅回头看向老人,有些迟疑的不知道该不该上去问问老人是谁。就在李梅心里犹豫着,老人嘴里念念有词的转身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的背影有点熟悉,就好像曾经在哪看到过一样。

  但是李梅又不确定,也不敢上前去问,就这样眼看着老人在自己视线里消失。

  或许他下次还会来吧,李梅自我安慰道。

  回到家里的李梅,突发奇想的想去看看父母留下来的东西。

  李梅推开父母的房门走了进去,一抬头便闻到了雏菊散发的香味。房间的装饰很文雅,因为李梅的妈妈是一位老师,而爸爸是一名教授。

  李梅心事悠悠的关上了门,然后走到了窗户前。一盆花朵独自背靠在窗户上的角落边,房间里的香味便是花盆上的雏菊散发出的。

  房间的墙壁上挂着李梅父母的结婚照,还有李梅小时候的照片,一家子的旅游照。

  这些照片整齐的摆放在墙壁上,照片上面还有一个挂钟,滴答滴答的慢慢运转着。

  李梅站在窗户前望着窗外一会,才总算收回了目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的把脑中的杂念忘掉。

  李梅走到了一张书桌前,因为她父母总是会把照片和很重要的东西放入抽屉里面。

  打开抽屉一看,一眼就看到了一本相册。

  翻开相册,第一张照片是父母的小学毕业照,接着中学毕业照,然后是大学…最后的是当上老师后,和学生们的照片。

  李梅小心翼翼的翻看着每一张照片,这些有些年代的照片,都是父母最珍贵的回忆。从这些照片上能让李梅感受到,自己的父母还活着的重要东西。

  李梅看完了照片后,刚把相册放进抽屉里面,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硬物。一个木盒被李梅从抽屉里拿了出来,上面布满了灰尘。

  李梅轻轻拍走木盒上的灰尘,心里不明白为什么一向爱干净的父母,会让这个木盒沾满了灰尘。李梅小小紧张的打开了木盒盖子,木盒里躺着一封有些年代的信。重庆癫痫哪里治的好p>

  这个信封看起来好久都没有被人碰过了,李梅的手一摸上去就摸到一层厚厚的灰尘。

  李梅怀着好奇的心情打开信封,从信封里拿出了一张破旧的信。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信上,信上只有几段字,虽然不是很长,但是李梅却看明白了。

  这是一封写给自己妈妈的告白信。

  信的签名人叫“王天”,李梅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这个叫做王天的人是李梅的叔叔,妈妈曾经的同学。

  自己小时候,还经常和这位王天叔叔出去玩呢。

  李梅慢慢回想起王天的模样,记忆中的他有些模糊了,毕竟也有好多年没见了。只能依稀的记得他戴着眼镜,每天都露着一副阳光般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邻居哥哥一样。

  不过这位叔叔,在李梅上大学的时候,就去外国工作了。

  也就是从那年开始,李梅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现在的李梅已经五十二岁了,和那年间隔了三十几年了。

  李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信上的签名人,脑袋里不知不觉想起了那位老人的背影。

  会是他吗?李梅心里不停地在问自己。

  “叮咚”就在李梅胡思乱想着,房门突然响起门铃声。李梅收拾了下书桌上的东西,就朝着房门走去。李梅透过防盗眼看向门外,门口前站着的是一位打扮得体的老人。

  是他!李梅惊讶的打开了房门。

  李梅认出了老人是之前在自己父母墓前叹气的人,可惜老人并没有认出李梅。

  老人自我介绍名叫王天,还顺便问了李梅是这家里的谁。

  果然是他,李梅没有回答老人的话,而是面露微笑拉着老人入屋。

  李梅给他泡了一杯咖啡,李梅能够猜到一直在外国生活的他,一定习惯咖啡的味道了。王天坐在沙发上,低头沉思的看着玻璃桌上的咖啡。冷不丁的问了李梅一个问题,这杯咖啡是不是XX品牌的,李梅笑着点了点头回应道。

  他高兴地笑了起来,那副模样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得到了玩具一样。他高兴地说起了自己一直都没有忘记,她是多么喜欢这品牌的咖啡,所以他也跟着喜欢上了这品牌的咖啡。李梅笑着听着他说话,因为李梅知道他说的她是谁。

  他和李梅聊起了家常,自己在国外工作和生活的事情,甚至还北京儿童癫痫病医院聊到了小时候陪李梅玩的事情。直到最后,他终于说出了自己回到这里的目的。

  他是来这里索求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老人和李梅妈妈以前约定好的,等到李梅的妈妈去世了以后,老人就可以来拿走这张照片。

  一张照片?会是什么照片呢…

  李梅心想,难道是妈妈她和他当初关系最好的时候拍下来的吗?

  李梅按照他形容的样子,总算是在相册里面找到了那张照片。

  李梅拿起照片放在阳光底下仔细的看着,这是一张自己父母和班上同学的毕业照片。

  李梅本来以为是他和自己妈妈的合照,却想不到竟然是一张毕业照。

  李梅亲手将照片伸到他的面前,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激动地接过了照片。

  李梅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心,求着他能够说说关于他和自己妈妈的故事。

  他把照片轻轻地放在口袋里,抬手擦去了眼角流出的眼泪后,这才和李梅细细讲起。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几十年前的那一年,王天和李梅父母是同班同学。年轻貌美的“唐兰”(李梅妈妈)是班上的校花,

  那一年的夏天,有些害羞的王天被唐兰深深地吸引着。

  王天天生是个胆子很小的人,他不敢对唐兰告白,只能在角落里默默的暗恋着唐兰。倒是李梅的爸爸“李力华”一直主动找唐兰说话,也正是王天最讨厌的人。

  不过王天却和唐兰有过一次浪漫的邂逅,那是一个傍晚。

  骑单车出去买点东西的王天,在路上遇到了在等车的唐兰。害羞的王天本来打算默默的路过,但是不小心被唐兰发现了。活泼的唐兰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王天害羞的样子,不客气的坐在了单车后面,让王天送自己回家。

  王天脸都红透了,但是心里却异常的激动。

  因为害羞和紧张,王天骑起单车还差点摔倒,甚至还被唐兰抱怨了几下。不过这一切王天都心甘情愿,还美滋滋的听着唐兰的抱怨。

  那是一个美丽的傍晚。

  在路上,王天主动和唐兰说话,聊了好多好多。

  王天在那时候了解到唐兰的许多嗜好,她喜欢雏菊,喜欢喝XX品牌的咖啡,还有其它事情等等。

癫癫十几年后又复发了?  王天在那时候感觉自己好幸福,他希望这一段路程永远都不要停下来,就让时间一直维持这样。

  但是现实和幻想终究还是不同的,那一次美好的邂逅只持续了短暂的时间。从那天起,王天似乎换了个人一样,他敢主动找李梅说话,而且还主动和同学们互动。

  在临近毕业的那段时间,王天打算和唐兰告白,免得被李力华那个混蛋抢走了。

  那一天刚好是情人节,王天买了一个打包精美的布偶娃娃,还有一束雏菊花。王天躲在唐兰家门口一旁的一棵树后,他准备在唐兰走出家门的时候,主动上去和唐兰表白。

  那一个夜晚,王天早早就躲在了树后,一直面露傻笑等着唐兰走出家门。等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后,王天终于等到了唐兰出来了。只不过情况有点变化,唐兰不是自己一个人出来,而是拉着一个人的手一起出来。

  那个人就是李梅的爸爸“李力华”。

  唐兰的脸上露着幸福的笑容和李力华手牵手走在一起。这一对幸福的情侣,完全不知道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人在痛苦哭泣。

  那一天,王天放弃了。

  善良的王天,不想去破坏别人的幸福。同时他也看得出来,李力华是真心爱着唐兰。

  王天将这份感情永远的隐藏在心中,平日里的他虽然经常找唐兰聊天,但是从没有表露出自己对她的感情。

  直到大学毕业后,大家都离开了校园。

  王天舍不得离开唐兰的身边,虽然他强制压下心中的感情,但是他依然痛苦,害怕自己以后会再也看不到唐兰。

  王天找的每一份工作都会在唐兰工作的附近,每一天,王天都会一大早跑到公司。然后坐在自己办公的办公室里,静静地注视着窗外的每一个人。

  直到…唐兰出现在人群中,他才会动一下。

  他傻傻的笑着,就这样安静的注视着她消失在视线里。

  偶尔,唐兰会约王天去咖啡厅喝杯咖啡聊聊天。

  唐兰经常数落王天的缺点,说王天不会交女朋友。那么老实很容易上当受骗,真为王天的未来着急。王天傻笑着没有说话,因为他在快乐的享受着和唐兰在一起的每一秒时间。

  不管怎样,我依然还是很喜欢你,我放不开对你的执着。

  王天深深注视着眼前的人,心中的爱就像是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在哪里春雨过后的嫩芽,迟早都会长成一棵大树。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

  直到时间的时针,停在唐兰和李力华结婚的那一天。

  王天没有任何犹豫,他带着婚贴去参加了唐兰两个人的婚礼。

  人群中的王天,默默的注视着穿上婚纱的唐兰。王天很想告诉走在红色地毯上的唐兰,告诉她,自己比较喜欢穿上白色婚纱的她,那样的她一定会比现在更美丽。

  李力华将戒指亲手放进唐兰的手指上后,王天的心里非常平静。

  他就像是在注视着一场普通的婚礼,虽然婚礼上的新娘是自己最爱的人…

  时间的时针停在了李梅出生的那一天,病房里的唐兰夫妻两高兴地抱着李梅笑着。他们完全不知道窗外的一棵树后,有一个男人也在笑着。

  讲完一切事情的他,不好意思的露出傻笑。李梅不忍心再继续追问以前的事情,但还是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为什么当初不试着勇敢的告白一下,就算是失败了也不会在未来后悔吧。

  老人的回答和李梅想的不一样,因为她说,唐兰当初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看待,心里根本没有喜欢过他。

  所以他…不想因为自己,让唐兰以后会过得不幸福。因为双方要彼此相爱,才会过得幸福。

  说着说着,他说起了李梅爸爸的坏话。

  对于他嘴里说的怎么讨厌自己的爸爸,李梅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相当的理解。

  一个人对于情敌都会怀着一辈子的讨厌,根本不可能会对对方有好感。

  老人在李梅的家里聊了差不多几个钟头后,他准备要离开了。他傻笑着,如同拥有了了一个宝玉似的轻轻抚摸着口袋。

  在李梅多嘴的问了一下,老人说出了这张照片的原因。

  他从没有和唐兰有过一次合照,虽然这张毕业照上有那个讨厌的人在,但也是他和唐兰唯一的合照了。

  李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突然回想起那张照片。记得那张照片里,自己的爸爸和妈妈离得很远,反而是一位戴着眼镜的男生和自己的妈妈站在一起。

  他在门口前和美丽道别离开了。

  道别前,他告诉李梅。自己终于放下了一切事情,现在要去完成一个几十年前的约定了。

© zw.iwyxs.com  不以六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