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逍遥神仙 >  正文内容

阴阳客栈_经典文章

来源:不以六律网    时间:2020-10-16




  01失去儿子一个月的李念躺在床上,面色土灰,两眼凹陷,看样子病得不轻。今天一天,汤水未进。他反反复复自责,是自己的过失弄死了儿子。儿子去世后,这个家就剩下孤零零的老人,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照顾。就这样,老年伤子的打击让老汉一觉不振。邻居见李念数日不出家门,常常过来看看,怕出意外。晚上,好心的邻居请来了大夫,大夫看看李念的脸色,靠近轻轻地嗅了嗅鼻子,向邻居了解一下病因,把了把脉。然后,摇摇头。 “心病还需心医治呀!我的药可能无能为力了。”大夫对邻居说。“大夫,您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孤零零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救救他吧!”邻居说完拿出一些散钱钱给大夫,大夫推辞不掉就收了下来。“办法倒是有,听说百里之外有个镇,镇上有个客栈,叫‘阴阳客栈’。有些人对去世的亲人念念不忘,积累成疾,他们去阴阳客栈寻亲,回来后,都会变得善待自己,好好生活,寿命反而会更长。如果病人实在不能释怀,建议去阴阳客栈见见儿子,或许会痊愈。不过我也是道听途说的,说不准。不过病到这个程度了,宁可信其有,不妨尝试一下。”“哪里?可以见到我儿子?”李念听说能见到儿子,立马精神起来。什么病也没了,猛一下就坐了起来。“是的,去阴阳客栈可以见到你儿子。不过需要三吊钱。”大夫强调了一下。“没问题,没问题。”大夫详细告诉李念寻亲客栈的位置和老板的姓名。李念一一铭记在心。想见儿子心切,恨不得马上飞行百里,见到儿子。“见他儿子?他儿子不是被他劈死了吗?”邻居们满腹疑惑,不相信耳朵听到的话,也提醒李念不要上当受骗。李念可顾不了那么多。02李念家就他和儿子两个人一块生活,虽说家境贫寒,但爷儿俩勤快吃苦,又有家传手艺,日子过得还算舒坦。李念家是挖井世家,到他这一代是第四代,他儿子是第五代,所以他给他儿子起了个名字叫李五井。父子两手艺好,收费也不贵,因此方圆几十里路谁家要挖井,都来找他们。挖井一般都需要两样工具,一样是铁锨,一样是钢锨。铁锨一般大家都见过,一个木把儿,下面一个圆头的铁制锨头,很薄,是用一片铁皮弯折而成的,锨头的边缘通过高温碳化成钢。钢锨呢,也是一根木把儿,头是厚厚的钢通过高温打造做成的,厚度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寸,下面的棱锋利无比,跟菜刀差不多,比菜刀更硬。铁锨用来挖松软的泥土,钢钎用来挖坚硬的土层或裁断树根。一个月前,邻村一家要挖一口水井,请李念父子过来挖井。以前没有自来水管,几乎每家在院子里挖一口水井,食用洗刷都用桶从水井里取水。像往常一样,李念带着儿子到客户家挖井。开始先用钢钎挖开表面干硬的土层,下面就是松软的泥土,换用铁锨挖。挖了差不多三米深的时候,下面的土层开始变得坚硬,不知道是砂石还是木头树根,铁锨已经挖不动了。“爹,把钢钎给我。”五井在井里喊。李念把钢钎拿到井口,不小心钢钎一划,掉进了井里。钢钎正好从儿子头上劈下,儿子头瞬间变成两半。李念嚎啕大哭,哭得死去活来。这一个月来,所有的事都不知道怎么完成的,他不知道怎么和客户处理的纠纷,不知道儿子是怎么出殡的。这些事都是好心的邻居帮助他处理的。李念不能想到儿子,一想就知道哭,泪流满面。哭得累了睡一会儿,醒了接着哭。开始邻居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老年伤子,伤心是难免的。可是眼看着一个月过去了,李念仍然不见好转,吃饭越来越少,几乎不出门,开始坐着哭,后来躺着哭,现在起床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不,邻居请来了大夫帮李念看看病。听到大夫说可以见到儿子,就忙着坐起来,准备去阴阳客栈。邻居们劝说不用着急,明天承德哪儿治小儿羊羔疯好一早再去。李念等不了,执意马上出发。邻居劝说不动,就顺着他了。大家帮他收拾了行李,准备些干粮,把他送到村口,千叮咛万嘱咐,见到见不到儿子都没关系,一定要好好回来。大家都村子里等着他呢。“记着,如果遇到意外就向它脸上吐吐沫。”临行前,一位年长的老奶奶在后面大喊。03 走了几天路程,李念到达了大夫说的小镇。看得出来,小镇里居住着几家大户人家。房子是红砖青瓦的起脊房。房顶中间高高隆起的是屋脊,屋脊两头是用烧制的砖狮子或狗装饰,甚是威武。两边倾斜下来,和水平面夹脚大约30度,房顶的边缘是沟沿滴水,滴水是收边用的瓦,比普通瓦下面多一个等腰三角形,三角形上雕刻着动物的脸,有点像可爱的树懒。下雨的时候雨水会顺着滴水流下顶。房子两坡边上也有各种砖瓦装饰,最下面一般会有动物形砖封边,老虎,猴子什么的。大户人家果然讲究,街道很直,每家都是成排的前前后后的四合院。两家之间是胡同,胡同连着大道。胡同是经,大道是纬。经纬把小镇分割成了一个个长方块,使整个镇显得整齐有序。镇上房子很多,但人很少。李念根据医生说的地址慢慢寻找。进村越深,觉得有些淡淡的烟雾,偶尔遇到来往的人,都不说话。偶尔顺着街道吹来阵阵凉风。李念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有些害怕。虽说距离不长,李念还是觉得走了很久,才到达医生说的胡同。 李念只顾匆匆忙忙向前走,顾不上左顾右盼。突然扑楞楞一阵慌乱,几只蝙蝠从墙壁上起飞,飞到对面的墙壁。一直小小的蝙蝠还不太会飞,掉在了李念的脖子上。他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用右手把小蝙蝠用力扒拉一下。小蝙蝠吱的一声惨叫撞在了墙上,然后吧嗒一声响弹落在地上。李念战战兢兢地顺着声音看去,吓得他脊背只冒冷气,一个无头白衣人坐在摔下来的蝙蝠旁边。李念非常害怕,可是他定睛一想,害怕什么?还没有见到儿子呢,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他双手一按地,蹭一下站起来,走向无头白衣人。约莫距离4尺远,李念发现,那不是人!是一片撒在地上的月光,李念不死心,走进一些,顺着月光看去,原来是客栈墙上有个五边形洞,月光通过这个洞映射到地上,看起来像无头白衣人。因为今天是初十,月光不是很亮,朦朦胧胧,看不清楚。李念松了口气!刚站起身,几只蝙蝠发现小蝙蝠摔下,扑楞楞飞向李念,李念抱头就跑向客栈门口。“谁呀!这么慌张?赶快进来吧。”客栈小二看到后热情地请李念进门。李念指指蝙蝠。“又是这几个蝙蝠出来吓人,别理他们。我是客栈小二,名鲍安。”客栈小二一边安慰来客一边介绍自己。李念抬头看了看客栈的门楼,门楼大概一仗有八高,上面挂着一块匾,匾上烫金的底上写着四个红色大字“阳间客栈”。“先生,您知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鲍安开门见山地问。“阴阳客栈。”李念不屑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您要找谁呀?”鲍安继续问。“我来寻我的儿子。”李念说话的声音有点大,把鲍安吓了一跳。“您儿子……死……了?”鲍安不敢贸然直说,声音很小,吞吞吐吐。“是呀!不然我来这里干什么呢?”“不好意思,因为经常有人把我们这里当作普通客栈。等我们把我们客栈的营生告诉他后,都会吓得半死,所以带您进来之前,我先向您确认来意。请进!”鲍安不停地说。鲍安带李念径直向西乡房走去,进了西厢房门,李念只见厢房的中央有个柜台,柜台后面站着一青衣老者。鲍安指了指柜台后面的老者说,那是我们掌柜的,去找他办下手续吧。04李念往正堂看了一眼,刚才的惊吓已经烟消云散。眼前的红木柜台大约四尺多高,八九尺长,大红色,显得分外喜庆。柜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块红红的“福”字。福字两边挂着两串红色的香囊。客栈老板面色略黑癫痫犯病以后该怎么做,眉毛浓密,眼睛炯炯有神,看一眼就知道这人神通广大,不好欺负,谁都惹不起。不过能看得出来他是个很和善的人,一身正气,给人值得依赖的感觉。李念收起了瑟瑟的状态,开始慢慢变得轻松自然,被蝙蝠和白衣无头女惊吓的事抛之脑后。这才仔细发现这位掌柜的额头上有个浅浅的月牙,隐隐约约,看不仔细。李念想,当年包拯行走阴阳两界,白断阳间案夜审阴间鬼。难道这人是包拯再世?或者,阴阳两界的人额头上都有月牙?是人们传说用于看阴间的第三只眼?“嗯哼,这位长者,需要住客栈吗?”掌柜看出了李念的疑惑,先开口打断他的思绪,分散他的注意力,别老盯着别人看。“要住客栈,去看看我的儿子。”李念定定神说。“三吊钱。一吊用于阳间住宿,一吊用于阴间住宿,一吊用于购买防身用品。”掌柜的说。李念付了钱,掌柜的指了指侧面的房间示意他进去。李念顺着掌柜的手看去,侧面房间门口挂着“阴阳学堂”四个红字,李念进去找个学生的位置坐下。旁边已经还有几位已等在这里。不过,人不多,大家都不说话,静静等待先生到来。“吱……扭……”一声,从门口进来一个道士,面容清瘦,头锁发髻,身着道袍,脚穿布鞋,斜挎一布包。走路时包里发出叮叮铛铛的声音。只见道士先生缓慢坐下。“你们的情况我都知道了。现在我来告诉你们该怎么做,大家要好好记住,确保大家安全归来。”道士先生并不啰嗦。今天你们来的是阴阳客栈,所谓阴阳客栈,就是一部分在阳间,一部分在阴间,阴阳两界的客栈通过通道连接。去的时候,你们出通道后沿路直行一里路左转,再走一里路再左转,再走一里路再左转,再走一里路,路的左边就是阴间客栈,客栈上面有名字。你们就在阴间客栈等你们要见的鬼。“道士先生继续讲。说话期间道士从包里拿出三样东西,第一样是一瓶黄酒,第二样是一袋朱砂,第三样是三个驴蹄子铁掌。“因为你们去见的鬼是否友好,不得而知,并且,路上也有可能遇到不守规矩的鬼,所以,为了保证各位客官的人身安全,我们帮大家购买了三样辟邪的物件,把它们装在布包里,请大家随身带着。黄酒,需要的时候可以洒在他们的头上;红袋子里面是朱砂,需要的时候可以画一条线把他们拦住;铁掌,每人三个,需要时可以投向他们,只要碰到他们,他们就会倒下。争取时间,尽快返回阳间。听清楚了没?”道士先生讲解的非常清楚。“听清楚了。”大家纷纷答应。每个人从桌子底下拿出布包,把物品倒在桌子上检查核对,这可是大家的命呀,大家都非常认真,不敢马虎。等大家都一一核对结束后,道士先生示意大家都装回去。“我们现在就从大门走出去,走向门对面洁白的月光区域,不要发声,不要回头,径直前行即可。大家要排好队,一个一个走。前面的人消失在月光中后,后面的人再走。大家清楚没?”道士继续安排。“知道了!”大家说。道士带着大家出门排好队,一个一个地出门走向月光区域。李念排在最后。等李念看到前面一个人消失在月光中后,他径直走向月光。05李念觉得一阵眩晕,定睛一看,前面是一条笔直的大路。李念知道,这应该就是阴间了。阴间的天和街道基本都是蓝灰色,李旁边没有树木,远处近处都是看不清楚的房子,是幻觉?是梦境?不过感觉很静很静,一种祥和的感觉。所有的一切看着多少有些虚幻,就像一台刷新速率不足的电视机,成像看起来有些拖尾。李念感觉走路很轻松很快,似乎比在阳间快两倍。李念边想边转弯,左转,直行,左转,直行,左转,再直行就到了道士先生说的地方了。李念抬头一看,跟阳间基本相同,房子是用蓝灰色砖砌成,除了色调不同其他和阳间客栈没什么区别。门口的大小高度也大概一样,匾是白底黑字,上面写着“阴间客栈”抗癫痫药物对患者产生哪些危害。房间的方位和布局的朝向和阳间比都是相反的。一切都是阳间的镜像。客栈小二迎了上来。“客官,您住的客栈在这里,请进来吧。”客栈小二和气地说。“我们是阴间客栈,负责接待阳间来的客人和阴间去阳间寻亲的鬼的接待和培训。”小二继续说。李念点头应着,却四处看看,这里也是个四合院,客栈院门朝西,正屋是南屋,小二带着他向东厢房走去。一进门,正中间是柜台,柜台和墙面与阳间相同。抬头看掌柜,哦?!这不就是阳间那个掌柜吗!简单办了手续。小二带李念去了房间。经过几天的折腾,李念有些累了。往床上一躺,很快就睡着了。睡着睡着,李念觉得有人抱着他的头,他突然醒来,看见儿子五井张开大口,正要啃他的头。他赶忙跳起来,下床站在儿子的对面。想要质问儿子为什么要伤害父亲。可是他还没有开口,儿子直扑过来。李念左躲右散,不能逃脱。紧急时刻,李念想起了乡亲们的话,他们还在等我回去,我要逃离这里,一定要逃离这里。想到这里,道士先生的交代想在耳边,如果遇到风险就用工具帮忙逃脱。他从口袋里摸出来黄酒,等儿子再次扑过来的时候,李念把黄酒全部倒在儿子脸上,顺着身子一淌而下。儿子顿时跳了起来!浑身难受的样子!李念顾不得心痛儿子,逃命要紧。于是,跳过大床,夺门而出,出门后右转,撒腿就跑。他怎么跑也跑不快,来的时候是那样的轻松,现在是那么的累。就像后面有一股力量拽着他不让他跑。可是为了活命,拼命地跑。儿子把黄酒清理了一下,不是很难受了,就出门追赶李念。它跑得飞快,就像李念来的时候一样。李念奋力跑到了第一个路口,转过去,拿出朱砂包,用朱砂画了一条横线,截断了道路。刚画完儿子已经赶到了,朱砂线拦住了它的去路,李五井在朱砂线的那边哇哇乱叫,并左右移动,寻找突破口。朱砂线拦截住了儿子,给李念争取了逃跑的时间。李念左右一看,糟糕!刚才慌忙之中转弯转反了,本来应该右转,他却左转了。这样,他就要重新返回到朱砂线的那边,而朱砂线的那边是李五井,他的死儿子。他需要躲过儿子,继续直行。可是怎么躲过儿子呢?李念摸了摸布包里剩余的三个驴蹄子铁掌。朱砂线仍然拦着儿子,李念有机会盘算一下,制定逃跑的计划。回去的路上还有两个转弯,剩余三个铁掌。马上用一个把它打倒,赶快冲过去。到下一个路口再用一个,下下个路口再用一个,基本上差不多能够走完回去的路程。李念盘算好后,就向儿子投了一个铁掌。铁掌刚好打到儿子的脸上,儿子应声倒下。说时迟那时快,李念穿过朱砂线,撒腿就跑。无奈后面有一种力量拉着自己,跑起来非常吃力,比来的时候吃力多了,速度也快不起来。李念跑了这段路的一半以上,听到后面有一阵啪嗒啪嗒响的声音,越走越近。他用眼睛的余光向后一看,儿子的头裂成了两半,想必是时间太短,五井的头还没有长好。刚才被铁掌打击倒地,头又裂开了。它疯也似地冲了过来,跑的速度是李念的3倍以上。李念尽力加速,可是啪嗒啪嗒的声音越来越近。李念把手伸进布袋里,准备好第二个铁掌。离第三个路口还有一丈左右,儿子赶上来了。李念毫不犹豫,拿出铁掌投向儿子。儿子应声的倒下。来不及思考,来不及计算,只能加速向前跑。这时的李念也不知道什么是累,逃命要紧。快到第三个转弯时,根据啪嗒啪嗒的声音,李念判断距离又很近了,拿出铁掌,投向儿子。儿子应声倒下。李念感觉转弯后再跑一段路,就可以回去了。心里开始放松一点,不过脚步仍然不敢松懈。没有铁掌了,这死鬼再赶上李念就是死路一条。李念只管向前跑,后面的啪嗒啪嗒的声音有近了,更近了。儿子突然一跃,直接抱住了李念的脖子。李念想,完喽!回不去喽!“记着,如果遇到意外就向它肇庆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脸上吐吐沫。”耳朵传来了邻居的临行前的提醒。李五井抱着李念的头张口就啃,李念鼓足力气,扭头向儿子脸上涂了一口,儿子松开双手,蹲在地上去擦脸。唾沫的作用和黄酒的作用一样,会对鬼的皮肤,产生很大的刺激,它必须尽快擦掉,时间久了皮肤会损伤,如果损伤的面积太大,会魂魄提前消散,永不托生。“咯咯,咯儿!咯咯,咯儿!”李念听到了公鸡叫生,天已到五更,要亮了。李念得救了。李念到了阳间,鸡一叫鬼就不敢继续前行。他看到了阳间客栈的门口,一下瘫软了下来,昏迷过去了。06等李念醒过来,已经躺在了阳间客栈的房间里了。他现在可以慢慢回顾一下这次阴间之行的情景了。去的时候,他先是走了一里路,左转再走一里路,左转再走一里路,左转再走一里路,这不是个圈吗?为什么我要走一个圈才能看到阴间客栈,而不是进入阴间就去客栈。去的时候感觉走路飞快,没有负重感,全程花费时间也很短暂。返程的时候为什么走路很慢,感觉很累,跑不动。而且还要右转右转右转跑一个圈才能返回阳间,而不是直接出门就回到阳间。一路上,多亏道士先生的避邪工具和乡亲们的嘱咐拯救了我,要不然肯定是回不来了。“当!当!当!”外面有人敲门。“请进!”道士先生推门而入,微微的小风吹到了李念的脸上。道士先生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给李念和蔼可亲的感觉,也多少抹去了李念阴间受到的惊吓和奔跑的劳顿。“呵、呵、呵、呵,客官怎么样了?”道士先生打开话语。李念把整个行程见闻一五一十的说了一边。 “惊险、惊险,辛苦、辛苦”道士若无其事,或许他是见多识广,来这里的人经历这样的事太多了。“我盘算着,我进阴间后的位置应该就在客栈的附近,为什么我要转一个圈才能找到客栈?”李念把刚才的疑惑说了出来。“还有什么疑惑,一并说出来,我帮你解惑。”道士应道。“为什么我去的时候走得很快也很轻松,回来的时候为什么跑得又慢又累?”“哦,这样子呀?那是因为阴间客栈再阴间入口的下面,直上直下没有路,自然要转一圈。既然客栈在下面,你去的时候是下坡路,回来的时候是上坡路,自然去的时候很快也很轻松,回来的时候很慢也很累。”道士解释道。“哦,原来如此,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呀,还有,我儿子那个死鬼怎么跑得那么快呢?”“阴间的道路和房子设计有个错觉,这种错觉让你觉得没有上下坡,就像少年宫科学馆里的斜屋,从某种场景你感觉不到倾斜,实际它是倾斜的。要不然它们走18层总是倾斜的会感觉很难受。就像晕车一样。”道士说。“你儿子是鬼,他们重量很轻,上坡下坡对他们的影响很小,上下坡都不费力,它们走18层,如履平地。既然没有倾斜的感觉,建筑师们就把建筑设计的和路面垂直,他们感觉像平地一样。人眼睛看到的没有斜坡,但人的感觉还是有斜坡的,下的时候很快,上的时候很慢。”道士继续讲。“哦,原来如此!”李念恍然大悟。“道理很简单,一些假象欺骗了人们的眼睛。就说你们父子吧,阳间时父子关系,父对子百般呵护、无微不至,子对父言听计从、不感有丝毫怠慢。去了阴间,如果你们没有供奉关系,它就是孤魂野鬼,你和他是没有关系的,等有一天你对它的记忆消失了,它也就魂飞湮灭,永远不存在了。所以阴阳两界的关系是通过供奉来维护的,没有供奉关系,阴间就没有关系。”道士唠叨了一堆道理。“再看看你的邻居,每个人都很关心你,好好与他们相处吧,将来你在阴间存在的时间长短,都取决于他们对你的记忆。好好活着,让阳寿延长;好好善待亲人,让阴寿变长。”道士可是真有道理呀!李念把道士的交代一一记在心里。回到家,邻居们都在等待他归来,并且送来了好吃好喝!

上一篇: 日本之旅_散文

下一篇: 人生的脚步_故事

© zw.iwyxs.com  不以六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